主页 > 影视人类 >【信仰碰撞徵稿】因为双眼视网膜脱落,我从无神论者变成每天祷告

【信仰碰撞徵稿】因为双眼视网膜脱落,我从无神论者变成每天祷告

2020-06-12  浏览量:624

你相信神的存在吗?

也不过就五年前,我还曾经大剌剌地跟教徒朋友说,「你的上帝会保佑你,我不信你的上帝,我没那幺好运,只能靠自己。」殊不知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谬论,「你的上帝会保佑你」表示我已经承认神的存在,只是自己不自觉而已。

短短五年,我从无神论者成了每天祷告的天主教徒。我的转变幅度之巨大,认识我的人无不啧啧称奇。他们都知道,我是颗标準的「顽石」──从迷失到定锚、从挣扎到喜乐,神改变了我的生命,对我来说,祂是每一刻都真实存在的。

我的转变,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奇蹟开始的。

我来自一个普通的台湾家庭,父母亲是退休老师,逢庙烧香、遇寺拜佛、中元普渡、除夕酬神祭祖大致就是我们家里主要的宗教活动。那时对我来说,「天公伯」或者「玉皇大帝」,是一个中性而富含哲学意味的名词。

「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,就感谢天罢」

酬神祭祖对我来说,正正就是陈之藩所说「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,就感谢天罢」。

也许真是「天公伯」看护,我读书、出国留学、工作一直都十分顺利。年轻的时候我平均每两年换一次工作,每次都是「无缝接轨」。甚至在「两国论」喧嚣不已、台海局势紧张、港台关係吃紧的1999年,我也成功在两个月内顺利拿到香港的工作签证。这给了我一个「人定胜天」的假象,对我来说,只要努力,没有不能达成的事情。

这样的顺遂,养成了我自傲自大的心态,因为事事顺利,我以为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。在那个自以为是的阶段,我把自己看得很大、很有办法、把神放得远远的,「天公伯」只是过年拜拜的仪式。

也因为认为所有的成就都是自己努力得来,自然我也必须独立承担所有未来的不确定性。这让我这个喜欢做计画的「控制狂」极度忧虑。

我的脑子里有一本大大的「忧虑百科全书」,详细记载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人事物:第一章是爸爸、第二章是妈妈、第三章是菲哥(现在的先生)、弟弟妹妹、工作、住的房子等等。我那时最爱做的事,就是「杞人忧天」,想像所有可能发生的事,还有需要準备的事。

就在我以为自己有一本万全的「忧虑百科全书」,记载了所有我可以想得到、可以预先规划的忧虑事项时,发生了一件我从来没想过的事。

左眼视网膜脱落。

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并不以为意,以为是疲劳过度,休息个週末就会好。星期一午休时间去看眼科医生,医生说我的视网膜已经剥落超过15%,必须立即入院开刀,进行全身麻醉手术。由于时间紧急,我连上网搜寻手术资讯的时间都没有,就住进医院。所幸手术一切顺利,休了七个星期的病假之后,我的视力也完全恢复了。

半年之后,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,这次是右眼;我又进了医院、又休了七个星期的病假,所幸一切顺利。

连续两个奇蹟:两次视力100%复原的视网膜手术

现在想起来,连续两次眼部手术,相隔半年、每次七星期的病假,强迫我从奔跑的状况停下来,那是在我身上所发生过最好的事。

第一次开完刀后的那两个星期是最磨心的。我看了许多网路上视网膜手术的资料,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手术成功、让视网膜复位。就算视网膜顺利复位,也不保证视力可以恢复。网路上的负面消息远多于正面消息,我的「忧虑百科全书」也多了一个全新的章节──「假如我的眼睛瞎了」。

几次複诊后知道自己的手术极为成功,术后复原情况也很好,我才放了心。有一次去複诊,护士小姐看了我的病例,问我是不是特别去找了开刀的医师,因为那两位医师是他们医院唯二视网膜手术成功率百分之百的神刀。

我才明白,这些都是上天的恩赐。这两位妙手仁心的开刀医师,就恰恰在那个时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并不是我努力得来的,而是自己极其幸运被赐予的。

这也开始让我感受到造物主的大能,与自己的渺小。在放病假的时间,我海绵一样努力阅读各式各样能让我认识这位造物主、或关于生命意义的书──新世纪的、灵魂学派的、灵魂计画等等。有一本让我看得欲罢不能,是Neale D. Walsch的《The Complete Conversations with God》,一本超过700页的大部头,那应该是教科书之外,我所啃过最厚重的一本英文书。

那段时间我经常跟先生讨论读书心得,他说Walsch那本书写得再精彩,始终都是透过另一个人说出来的话,要真正了解神的话语,读第一手的资料「圣经」岂不更好。于是,我开始自己断断续续看圣经。

第三个奇蹟:最乐观的癌症病人

就在我觉得需要跟神更亲近的时候,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位天使── Addy,一位工作认识的朋友。她那时刚刚做完化疗,还在家中静养。我见到她的时侯,她人清瘦了些,但神采奕奕。她说她非常幸运,并没有因为标靶治疗药物掉头髮。

Addy是我见过最乐观的癌症病人。她说,「既然主给我选了这条路,我就开开心心地前行」。医生向她宣告癌症检验报告的那个星期,她已经订好了去中国宣教的行程。看完检验报告,她没有掉一滴眼泪。相反地,她选择继续宣教之旅,回到香港才开始治疗。

我在Addy身上看到与神同行的轻鬆,还有「行经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」的信心,这给我极大的震撼。她的自在和成日「杞人忧天」的我,恰好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Addy完成化疗疗程之后带领我「决志」,之后又陪我上教堂。她家住在九龙塘,却每个星期天早上千里迢迢搭过海巴士,陪我去我家附近半山坚道的教会礼拜。我们并且不定期聚会,分享见证与灵修的心得。「决志」之后我去了几间教会,最后在湾仔的葡萄藤教会定下来,参加团契、很自然地就受洗了。

当然,Addy也完全康复了,工作之余仍然全身投入教会的服务。

我的信仰之路走得自自然然,在不同的阶段总有不同的人与我同行,让我更亲近神。第一次受洗成为基督新教徒之后,不同的团契教友无私地分享见证,与我一起祷告、阅读圣经与基督教书籍,帮助我进一步认识神。

《玫瑰经》是转变的开始

但一年多之后,我开始觉得有所不足,但无法找出真正的问题。先生是多年的罗马天主教徒,从来没有强迫我加入天主教,第一次建议我试着与他一起诵念《玫瑰经》(Daily Rosary)。

作为一个仅有几年经验的基督新教徒,知道圣经里说「不可崇拜偶像」,一开始我对于向圣母玛利亚祷告是有些抗拒的。先生解释,圣母玛利亚是个很好的模範(role model),并不是偶像崇拜。我那时心里有千千万万个问题,但那时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抗拒感,我想「圣灵」并没有反对我这样做,于是我有了第一次的《玫瑰经》祷告。

深入了解20个奥蹟之后,我才慢慢了解圣母玛丽亚的重要性。 她是全人类的典範:对神全心谦卑顺服、对耶稣永不止息的爱。虽然她的这个「Mother of God」、「Queen of Heaven」封号受到很多新教徒的批评,对我并没有影响。对我来说,这只是一个名号,确认她「神之子」的母亲的地位、以及她作为人类楷模的重要性。

理解圣母玛丽亚是role model后,对于天主教堂里大大小小的雕像我也不再排斥。对我来说,那些并不是偶像崇拜,只是一个视觉标誌,提醒教徒这些圣贤是行为楷模,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。

每天诵念《玫瑰经》之后,我开始欣赏天主教的戒律与祷告方式。天主教有许许多多的祈祷文,这些基督新教徒眼中「罐头式」的现成祷文,大多是几百年来修士、神父留下来的心血结晶,跟圣经《诗篇》类似,传递着与神同行的智慧。

我发现每天做完《玫瑰经》祷告,特别是默想完以耶稣为主的奥蹟(Mysteries)之后,可以让人真正聚焦在耶稣的言教与身教上,反省自己的行为。这与我过去直接进入个人祷告、内容不外乎是一堆自我中心的希望清单,有着非常大的不同。

理由很简单,默想过Sorrowful Mysteries(痛苦五端)耶稣所经历上十字架前后的巨大羞辱和痛苦之后,让我觉得不好意思把「希望国内线班机明天可以準时起飞」、或者「希望可以不要再头痛」这种小事放在个人祷告里面,因为那些琐事比起耶稣为我们受难来说,太微不足道了。

于是,我第二次受洗,由基督新教徒成为罗马天主教徒。

成为天主教徒之后,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读圣经,「天父爸爸」还是跟以前一样和蔼可亲。这不但没有改变我与神的关係,反而让我觉得更亲近。

耶稣是真实存在的

未成为基督徒之前,我对耶稣基督的了解仅限于处女产子、死后复活的事蹟。年轻时的我对这些不以为然,对我来说,耶稣死而复生跟刘邦斩白蛇、吕洞宾驾鹤升天一样,不过是民间传奇而已。

但开始读圣经之后,慢慢了解耶稣基督的言行,我才明白耶稣并不是传奇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耶稣的每一项事蹟都有许多目击证人,福音书里的记载都是可以考据的。他在新约圣经里的话语充满了超越他那个时代的智慧,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的人没有理由为了欺世盗名、愚弄大众,刻意捏造「天国」与「神」的存在,甚至因此经历肉身折磨、痛苦的殉道过程。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所说句句属实,就如同他真实存在一样。

是的,处女产子、死后复活这些事情的确令人费解,但令人费解的事情并不代表不存在。就如同一只生活在二维世界的蚂蚁,不可能理解三维世界球体穿越时的大小变化。

世界上有太多事情,远超乎我们人类的认知理解範围,仅仅以科学证据来论断事情的真假、存在与否,就跟井蛙观天一样偏颇。

神存在的证据

牛顿曾表示「从手指头的结构与功能,就可以知道上帝是存在的」。手指长短不一,功能各有异:大拇指最有力、食指最灵活、中指最稳定、无名指最没有力量,尾指最柔弱。但当单手握住水杯时,尾指永远扶持着大拇指。这是非常巧妙的设计。

不仅是我们的手指,我们的眼睛、大脑、身体的每一个器官的设计都极为巧妙,恰恰可以让我们应付生活所需。我们居住的地球在太阳系中的位置也是恰到好处的:

这些在在证明了造物主的存在,如果不是精心规划,怎幺会有这样多巧妙的设计?上自我们生存的宇宙、小至我们的身体结构?

基督徒是一种生活方式

新教徒也好、天主教徒也好,都是基督徒,一样遵循耶稣基督的教导。这些教导并不是每个星期去教堂听听讲道、有空翻阅圣经而已,而是一种已经内化的生活方式。

举例来说,未成为基督徒之前,我经常为未来忧虑,而且对金钱极为看重,有空就会查看自己的银行户口,就如同俗话说的,「钱不是万能,没有钱万万不能」。

现在我知道自己再也不需要追求金钱来换取安全感,因为我知道,天主为所有动物、花草提供合适的生存条件,当然会无微不至地看顾祂挚爱的人们。耶稣说:「所以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,因为明天有明天的忧虑!一天的苦足够一天受的了。」(《玛窦福音》6:24~34,思高圣经)这是有道理的。

又比如,我以前会认为「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」没什幺大不了,「此仇不报非君子」也是理所当然。但我向来是个胆小怕事的人,所以吃了亏总是忍气吞声,特别是在办公室里,没本事「报仇」,但「记仇」的本事倒是有的。心里摆了许许多多的「新仇旧恨」,让自己很不开心。

现在我理解「宽恕」其实不仅仅是原谅别人,「宽恕」其实是让自己放下、给自己一条生路。毕竟凡人如我者,没有立场评论任何人,耶稣说:「你们不要判断人,免得你们受判断,因为你们用什幺判断来判断,你们也要受什幺判断;你们用什幺尺度量给人,也要用什幺尺度量给你们。」(《玛窦福音》7:1~2,思高圣经)

再者,宇宙万物运行有其道理,我们仅是万千齿轮的其中之一,每个齿轮有它的功能、齿轮交错互动是维持机器运转的必要力量,一个不起眼的小齿轮停止运转,可能连带整部机器失去动力。也是就是说,每一个事件的发生,都有其必要性。

我们早餐吃的麵包,不只是从麵包店买来这样简单。手中的一块麵包来自麵包店的师傅、卖麵粉的工厂、运麵粉的司机、种麦子的人等等,这些人在各自的岗位尽力,我们才买到了麵包。种麦子的农夫不会知道他的麦子最后製成了麵粉,进了你我的五脏庙;但如果没有他兢兢业业地工作,我们就吃不到麵包。

我们自以为的「被佔便宜」也许并不是表面中那样简单,而有其必要发生的原因。就像「视网膜剥落、开刀」看似一件倒楣的事,却因此让我接近神,其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正正是圣经所说:

成为基督徒之后,追逐金钱的都市生活渐渐让我觉得厌烦。于是,在一个水到渠成的时机,天父给了我一个机会离开万丈红尘,落脚火山脚下的小镇。小镇居民的生活简朴却怡然自得,恰恰提供了我需要的养分。

「成为基督徒」是我这辈子所经历最值得感恩的一件事,在基督里,我才开始有了新的眼界和新的生活方式。

仅以此文献给在基督里、与即将进入基督里的弟兄姊妹:愿主与你同在!

关键评论网4月主题徵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申博官网手机版|人类最新|国防新奇|网站地图 sunber申博 l申博sunbet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