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影视人类 >巴黎协定吵什幺?梅克尔槓川普 背后经济战

巴黎协定吵什幺?梅克尔槓川普 背后经济战

2020-07-08  浏览量:241

巴黎协定吵什幺?梅克尔槓川普 背后经济战 「利益使一些人盲目,使另一些人眼明」,十七世纪法国思想家拉罗什福柯的话,恰可形容美国总统川普退出《巴黎气候协定》(简称巴黎协定)的争议。「退巴」令美、欧反目,德国总理梅克尔(Angela Merkel)、法国总统马克宏(Emmanuel Macron)、义大利总理简提洛尼(Paolo Gentiloni)三国领袖,罕见发表联合声明表达遗憾,硅谷大咖反弹,表面上是爱地球之争,骨子里却是新、旧能源的利益之战。
 新旧能源之争川普嫌无效又贵,为选民退出 法国减碳代价低,护航新能源业

二○一五年的《巴黎协定》,核心理念有二:一是各国自订目标减碳,二是要求富国付钱给开发中国家建再生能源。虽然全球已经有一百九十五国参与此协定,不过一直有质疑声音。

如《华盛顿邮报》指出,该协定带来「搭便车」问题:若A国花成本减碳,好处扩及全球,B国不花代价就可坐享其成。结果就是各国自订的减碳目标尽可能低,对纾解全球暖化毫无助益。

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客座教授隆伯格(Bjorn Lomborg)引述联合国的估算:即使每个国家到二○三○年前都落实协定每项条款,能够减少的碳排放量,只达目标(使全球气温上升不到摄氏两度)的一%。他并引述麻省理工学院(MIT)研究指出,即使《巴黎协定》延长到二十二世纪,减少的碳排放量只会使全球气温下降不到摄氏○.二度,隆伯格称「巴黎协定不是全球暖化的解方。」

另一质疑是代价太高,十三个经济学家──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史蒂格里兹(Joseph Stiglitz),今年五月在世界银行报告里联名表示,「要避免气候变迁危机」,每公吨碳排放交易价格,要从现行的不到七美元,大幅提高到五十至一百美元,如此全球每年最高将课到四兆美元碳税。亦即从现在起,每个地球人,平均每年要付新台币一万六千元,为的是近一百年后全球气温上升不到两度。

「无效」与「太贵」,是包括川普在内的暖化怀疑论者,反对《巴黎协定》的理由之一。为何川普宣布退出该协定后,包括德、法、义等多国政要与硅谷大老均同声谴责?

「一个协定,各自表述」表面看似价值观差异,实际却是複杂的利益考量。川普在退出《巴黎协定》演说提到,「现在该是把俄亥俄、密西根与宾州摆在巴黎前面的时候了!」这三州有两个共同点:一是有不少重工业──如「钢铁之都」匹兹堡在宾州,俄亥俄州则有近七成电力来自煤炭。

二是去年美国总统大选,这三州皆为关键摇摆州,最后它们都弃希拉蕊支持川普。共和党顾问海耶(Doug Heye)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表示,「川普的策略,很明显就是要照顾支持者,」也就是支持他的煤矿、蓝领工人力量。

川普「退巴」有现实利益,欧洲「留巴」一样有算盘。在川普宣布退出协定后,马克宏反对最力。事实上法国目前七五%电力来自核能,至今煤炭产量不到三十年前的二%,人均碳排放量在七大工业国最低,它已宣布二○二三年要关闭所有燃煤电厂。对法国来说,支持减碳的《巴黎协定》,代价不像依赖石化燃料的其他国家高。

另一算盘是政府对再生能源的补贴。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佛里德曼(Thomas Friedman)称,德国的「能源转型」政策,核心就是「上网电价补贴」(feed-in tariff)。透过政策补助,人们在自家屋顶产生的能源卖出可预见的高价,「让德国人毫不犹豫的开始在家中安装太阳能。」

这种补贴最能凸显全球新、旧能源之争。目前补贴新能源的大户,绝大部分都是已开发国家,而补贴石化燃料者多数是开发中国家(见四十六页图)。换言之,「退巴」若成风潮,对已开发国家的新能源业者,冲击不小。

产业贫富之争科技业享补贴免税,力推新能源 钢铁业研发费缩水,十年减碳无成

从这角度看,就不难了解为何硅谷科技业普遍支持《巴黎协定》。在川普宣布「退巴」后,电动车大厂特斯拉(Tesla)执行长马斯克(Elon Musk),立辞白宫顾问一职。

巴黎协定吵什幺?梅克尔槓川普 背后经济战

马斯克

据《洛杉矶时报》二○一五年计算,马斯克旗下的电动车及太阳能等业务,共拿走美国政府四十九亿美元补贴,包括纽约州政府为它花七亿五千万美元建太阳能电厂、内华达州政府提供十三亿美元补助它盖电池工厂,它在加州的厂房土地租金每年只付一美元,十年免土地税。

这些补贴至今成果是:特斯拉上市以来连续近七年亏损,马斯克个人财富一百四十美元,名列《富比世》(Forbes)杂誌全球富豪榜第八十名。

其他硅谷大老也另有考量。微软创办人盖兹(Bill Gates),对川普「退巴」表示「极度忧心」,盖兹本人投资泰拉能源(Terra Power),这家公司的新一代核电技术,效率据称是传统核反应炉的五十倍。

巴黎协定吵什幺?梅克尔槓川普 背后经济战

盖兹

盖兹说:「我心深处有个愿望:希望全世界能产出比煤更便宜的无碳能源。」他还成立「突破能源联盟」,推广清洁能源,最着名加盟者即脸书创办人佐伯格(Mark Zuckerberg)。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(Jeff Bezos)、Google、苹果等也投资新能源。

这些硅谷公司的共同点是:它们产品都直接面对消费者。由于减碳已成主流民意,《彭博社》分析,美国「退巴」后,美国企业产品可能将遭消费者抵制。这是他们表态反对川普决定的原因之一。

至于产品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企业,减碳就非首要考量,例如钢铁业。据非营利组织CDP公布的报告,全球钢铁业这十年来对减碳「毫无进展」,它们须技术转型,才能达成《巴黎协定》的减碳目标。

钢铁业对减碳冷淡,反映出贫富差别。硅谷科技业近年来获利亮眼,它们不乏财力支援开发新能源,钢铁业则前景黯淡,正如CDP在报告中称:近年来钢铁业获利低迷,其研发预算近年缩水一四%,「目前没有商业上可行的技术能达成减碳目标。」

贫富差距不只存在于企业间,也存在于国家间。印度有两亿至三亿人仍没有电,该国因此大量燃煤发电,碳排放量十五年来增近一倍。《巴黎协定》要求印度在二○三○年前减碳三成,印度前环境部长雅瓦德克(Prakash Javadekar)称,「在一个人均用电量只有美国六%的国家,你怎幺要求这种事?」

政府市场之争减碳靠管制补贴,成效有限 没政府,救地球也能提前达阵

《巴黎协定》的争议,不只是新、旧能源与贫富之争,也是政府与市场之战。该协定的精神是:一方面由各国政府管制旧能源,如美国在前总统欧巴马时代,禁止开挖新煤矿;另一方面由政府补贴新能源,以达成减碳目标。

《富比世》杂誌专栏作家班可(Ralph Benko)认为,就算承认减碳可解决暖化,也不代表人们非得依靠政府不可。他举了一个例子:

电脑科学家纳姆(Ramez Naam),二○一一年在《科学美国人》网站撰文称,太阳能电价过去二十年从每度十美元降至三美元,预计到二○三○年时会跌到○.五美元。

事实上太阳能电价跌到○.五美元的时点,比纳姆的估算早了十五年。纳姆重新估算:在没有政府补贴下,未来二十年太阳能电价还会下降三○%。即使不算污染及碳排放成本,太阳能电价也不到燃煤及天然气电价的一半。

纳姆把太阳能电价下降归因于「摩尔定律」(Moore's Law), 也就是「电力成本与科技价格下降挂钩」。他称太阳能电价下跌「对业界是灾难,对地球与人类却是福音。」

纳姆带来的启示是:太阳能电价下跌,是无数企业与个人开发新技术、效率不断提升的成果。这比各国政府管制、补贴带来的减碳效果还要好。事实上政府补贴的客观结果,只会让再生能源业者不必提升效率也能生存,这反而是在打击再生能源的普及。

救地球,不靠政府而靠每个人,这并非没有前例:一九九○年,联合国订出「千禧年发展计画」,希望各国政府投入资源,在二○一五年时将全球贫穷人口减少一半。

这个目标在二○○八年就提早完成,不是靠各国政府撒钱,而是资本主义全球化。然而,这个提前达阵的目标,并未被联合国列入功绩:因为它不是靠政府完成的。

若千禧年计画不靠政府,也能提早七年达成,那幺减碳救地球,人们是要相信政治人物,赋予他们更大权力来执行?或寄望无数自发又具创意的个人来完成?美国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除了背后的利益之争,究竟靠政府或靠市场更能救地球,是这场争议中最值得深思的课题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