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型时评 >【信仰碰撞徵稿】一个台湾第四代基督徒的反思:嘲笑对方的宗教反

【信仰碰撞徵稿】一个台湾第四代基督徒的反思:嘲笑对方的宗教反

2020-06-12  浏览量:581

从第四代基督徒谈起:我们的信仰在台湾

我出生于基督教的家庭,是家中的第四代基督徒。家族认识基督教信仰的最初,源自于祖父辈的亲人在出门做生意的途中,注意到有人群聚集在街道上,走近一听,人群的中央是一位先生,说着:「信耶稣的人,后代不会做乞丐!」惊讶之余亲人一听便决定留到最后。待人群散去,向前再次确认自己是否听错,那人的回答是肯定的,于是原本卖牛的生意也不做了,赶紧回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在家中的母亲。怎幺也没想到得到的回应是:「如果真的这幺好,那我们就信吧!」于是家族就此信了耶稣。

说也奇怪,以前的人很害怕过苦日子吗?也不能这幺说,应该是,无论如何也希望自己的子孙能过好日子,或许这就是长辈的温柔吧。日后,长辈们果真持守着当初这既突然,原因却又实际的信仰,有人当上教会长老,也有许多成为牧师。除了在家族中传承,因着信仰的热情,更是传给更多其他未信主的人们。

焦点回到我身上,身为基督教家庭的孩子,从小週末就是要上教会。这我并不排斥,也没想过要问为甚幺,毕竟在教会里也有很多孩子,我们一起听故事、唱歌,打闹也不太会被处罚。牧师、老师们也很照顾我们,比起到学校上课,在这里轻鬆多了,于是在无忧无虑当中渡过了童年。但随着年纪的增长,学的东西多了、在意的事情也多了,我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只是很单纯的看待所信的信仰。信仰基督教的人口在台湾毕竟是少数,跟其他宗教信仰比起来,基督教相对更加神秘……至少,对我的同学们来说是这样的,有很多我所熟悉,觉得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不了解。所以开始要面对他人对我的好奇,或许这是所有台湾基督徒都要面对的吧。

举几个例子来说,他们会问我:「你吃饭前闭着眼睛是在睡觉喔?」我说:「我在做谢饭祷告,感谢上帝赐予食物。」之后遇到的情况,有眼睛一张开,发现大家都盯着我看,也有过东西不见的恶作剧。假日同学们约出去玩,我只能说要聚会所以不行。圣经上记载耶稣说:「只是我告诉你们,不要与恶人作对。有人打你的右脸,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;」(马太福音5:39)本来是要劝人不要以恶报恶的经文,被用来开玩笑或吵架时对方用来说嘴的话。

是的,我自称自己是信基督的,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,因为这只是在表现自己跟别人不同。但别以为这事能够隐瞒多久,因为老师总是喜欢在基督教相关节日,如复活节或圣殿节时问班上有谁是基督徒,在说不说谎的挣扎当中,我总是选择坦诚,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了。曾有一次国文课,不知怎地,老师点名要我起来背「主祷文」(耶稣教门徒祷告的内容),在此要先说明,并没有规定基督徒一定要会背,不过我是会背的,只会背闽南语版的…。但老师要我用国语背,一时之间转不过来,我便说:「我不会。」老师:「你不是基督徒吗怎幺不会!」听着有同学笑出声,我感到很羞耻也有些懊悔,心想早知道就直接用闽南语说,也觉得自己因为这个信仰而被看笑话。

人们对基督教有不少迷思,有些也令人哭笑不得。比较有趣的如同:「诶!我也想去教会看看,教会的女生不是都很漂亮?让你介绍啊!」、「教会里是不是常常有人在驱魔?有圣水吗?」也有针对教条提问的:「牧师是不是不能结婚?」、「听说男生都要割包皮喔?」更多的还是以科学的角度切入:「人明明是演化来的!」、「全人类的始祖是亚当和夏娃,有可能吗?」这确实很难令人相信,其实亚当在圣经原文的希伯来文当中是人类的意思,是可以解释为「人」这个物种,所以并不限于一个人吧。

误解总是源自于对彼此不够了解。说说基督徒对民间信仰的看法好了,记得有一次和表弟们在街上走,正好经过一间庙,最小的那位对里面的景象很好奇,所以探头探脑的,还指着里面要我们看。哥哥马上一个箭步挡在他面前,说:「手放下!不可以看里面。」在快步离开之前,我隐约听到庙口的太太纳闷的问旁边的人说:「我们这怎幺了吗?」不讳言的,许多基督徒确实视庙宇、坟墓等地方为禁地,是邪恶势力存在的地方,能不接触就不要接触。如果要信基督教,就必须把家中的神像、偶像除去。甚至有的牧师会直接拿斧头劈砍神像或丢在火里烧。

在一神论的框架中,不认为除了上帝之外还有其他的神明,就算是,也不是最大的。掌管宇宙万物如祂,不太需要分工给其他人。(至于前阵子有人说上帝透过妈祖託梦给政治人物,我个人觉得除了牵强之外,也想不出这样拐弯抹角有甚幺意义。)或许在基督教信仰当中,许多信徒的所作所为站在「宗教正确」,但在宗教信仰如此多元的台湾,激烈的做法确实无法被多数人所接受。隔着文章、隔着影片,人们看着聚会时的大吼大叫、听到游行中咒骂他人的言论。事实上,人们没有义务了解这些行为背后的意义,只知道,你们基督教就是这幺的自大狂妄。

【信仰碰撞徵稿】一个台湾第四代基督徒的反思:嘲笑对方的宗教反

在一次机会中,我有幸跟一位道教的朋友谈到信仰,说「有幸」是因为信仰这种话题总不是个好话题。他说他们信奉无极老母,也是世上万物的主宰,派许多先贤到世上开导、拯救苍生,跟你们基督教还蛮像的。听了之后,我的防卫心马上出现,这几乎算是根生蒂固的护教心态了,我想:「要谈可以,我不会轻易认输的。」不过,过程中没有甚幺火花,既然是聊天也不需要有结论什幺的。事后,我笑自己这幺认真干嘛?基督徒就要这幺好斗把其他宗教都打趴吗?要不是他跟我谈,我大概这辈子也无法想像原来彼此的信仰还真是有那幺点相像。

误解总是源自于对彼此不够了解。耶稣来到世上给了他的门徒们两个命令,一个是大诫命「爱神与爱人如己」;一个是大使命「使万人作祂的门徒」。生活上宗教间的冲突、信仰理念的摩擦,总是不断的强迫我离开原本看基督教信仰所站的位置。如果想要持守着信仰爱神,又要爱身边那些非基督徒的人,就必须要站在其他角度来看自己原本的信仰、学习看见其他人所在乎的。

在1970年代,有一位台湾人牧师名叫黄彰辉,他提出「处境化」神学的概念,就是信仰本土化的概念。为什幺要提处境化?因为基督教给人的印象,很明显是外国人的宗教,不是在说这个信仰不适合台湾人,而是圣经的背景是以两千多年以前的以色列人为主,而大部分对圣经的诠释也都是由西方世界的学者研究、提出。既然觉得基督教是普世的、对人有帮助的,当然也要寻找适合台湾人的信仰诠释,缩短台湾人与上帝的距离,这就叫做基督信仰的「本土化」,也就是「接地气」。

力求将基督教教义融入当地的历史文化情境中,将圣经的语言和意涵「去神话化」,让它不再只是遥远的传说故事;将西方学者对基督教的诠释「去实况化」,让信仰回到它的本质。最后拿着这块「璞玉」,以台湾人的价值做为装饰,发展属于台湾的基督教信仰。唯有这样,基督徒才能在这块土地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认同;唯有这样,才不会盲目的抄袭别人的信仰观,帮台湾的城市取外国名字或是遵守不合时代的规条。

或许很多人会说,代表台湾的信仰价值是建立在有这幺多不同的民间信仰,随着代代相传、香火传承,这才是台湾人的根,基督教是外来的宗教不是吗?但其实,如同我从朋友身上看见的,不同的宗教之间还是存在着相同的价值、对事物的认同,因为这些认同,所以我们可以坐在一起面对面谈话,所以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如何在各自的信仰中,让这块我们所爱的土地越来越好。在过去的基督教历史当中,强迫他人接受信仰从来没有好下场,大使命不是给人这样实践的,而是以身作则,让他人看见这个信仰「值得」。

曾经有一位长辈对我说,找一天,你到庙裏面去看看,会发现有许多信众跪在坛前,甚至有人全身趴在地上念念有辞。我不是要你注意这些仪式,而是试着想想看他们在说什幺,猜猜看他们会向那位神明求什幺。当一位母亲拿着孩子的生辰八字或准考证来到神明面前,她在乎的是什幺?当一位先生拿着香到炉前,站了许久才终于插进香炉,什幺原因使他愿意花上时间和金钱?很多时候我们花时间嘲笑对方的宗教是反智的,但没人真正在乎这些行为背后的真正意义,如果人可以解决,如果人心中有平安,还需要来到神明面前吗?

当你愿意花时间思考,就会发现宗教信仰核心的价值所在。基督教没什幺了不起的,真正了不起的是人们为他人摆上的心。在爱神中学会爱人如己,在爱人如己中使万人看见你的爱。学会看见他人的需要,而非一昧批判;学习用自己的信仰帮助他人,而非攻击,就是从一个信基督教的人,转变为一个基督徒的开始。

关键评论网4月主题徵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